您当前的位置: 致富新闻网 > 资讯 > 正文
致富新闻网-移动版 首页

当“汉字对称艺典”遇上“对称日”

2020-10-12 17:44

(记者/杨艺 撰稿/石嶙)“对称日”也称为“世界完全对称日”,它是指公历纪年日期中数字左右完全对称的日期。即将到来,或者说离我们很近的“对称日”是2020年2月2日,也可写成“20200202”。

有人说“对称日”千年一遇,也不为夸张,毕竟“对称日”也有“走失”的时候。但十年,几百年能够遇上一次,已经是很不容易了。据了解,离我们最近的是2011年11月02日、2010年01月02日,2001年10月02日,再远一点是1380年08月31日,那时中国还处在明朝时期,相隔了两个朝代共六百多年。

2020年2月2日往后:下一个"对称日"应该是2021年12月02日,再是2030年03月02日,然后十年一次,直到2101年10月12日,开始下一个轮回。如此看来,没能遇上“对称日”的也不在少数。

我们再来看一下“对称日”是怎样“对称”的。例如“20200202”,总体说来是年份与月日的对称,即“2020”与“0202”。阅读顺序为年2020从左向右,月日0202从右向左,年份与月份、日的左右相向而行形成对称。如果将左右中间画一条中轴线,两侧镜像翻转180度,影像完全相反,构成正反对称。从相向对应角度识别两组数字的感官外形及数字量都是相对或相等的,即“2020”=“0202”。当然,也有左右完全重合对称的,我国宋代就发生过两次,如“10100101”、“11111111”,这取决于单个数字本身是不是对称数字。

那么纪年和月日怎样相遇对称的。年、月、日的相遇对称是相互制约,缺一不可的。纪年的数字是不可逆的,而月日是可以周而复始循环的,如1至12月份,1至31日。在这个数字内的数字与年份发生对应才能出现相遇,对称。这是由于月日的反复循环才始下一个对称成为可能,必然。年与月日的相遇对称,需要纪年具备四位数字才能构成对称模式条件并与月日相吻合,可见年月日的“三点一线”方始对称成为必然。当然,“对称日”也不会永远的反复出现,当纪年渐行渐远,而月日还在原地踏步地周而复始,到那时“日月”只能望“年”兴叹了。

由此看来,“对称日”也可以称之为“对称年”,这种年份不仅难遇,更是一种稳固、吉祥、和谐的象征,尤其是今年的“2020”谐音是“爱您爱您”,更增添了趣味浪漫的色彩与情趣!

那么“汉字对称艺典”是一部什么书,和“对称日”有什么关系,它们有着怎样的关联性,这要从“对称汉字”谈起。

所谓对称汉字,是指字形按形式美法则结构起来的具有轴对称意义,即以中心或中线为轴,镜像反转180度即可左右完全重合,两侧具有对称、平衡、辩证特征,符合构字规范和科学的汉字。

其外形两侧相互映照、左右包容,重心垂直,稳重典雅,奇妙俊逸,内在富有和谐、哲理、辩证、几何人文之美,是外在与内在之美的高度融合与统一。

几十年来,编著李京先生在深入研究、发掘甲骨文、金文、篆书等古汉字对称规律之美的同时,发现中国古人发明汉字是以宇宙观和方法论为前提的。在此基础上,本着“演绎有依据,实践有案例,源头有出处”的基本方针,丰富、发展并创建了中国对称汉字和体系,总结出一整套符合形式美要求及汉字构字科学的理论体系规范和适用于所有汉字的对称规律、法则和操作方法,填补了中国对称体文字的空白。2019年10月,《汉字对称艺典》由北京燕山出版社正式出版,全国新华书店发行。

《汉字对称艺典》通过与古原字对比的方式,演绎汉字对称平衡变化的思路和过程,揭示了汉字结构的空间关系及内在的逻辑联系和对称美的外在规律,营造了一个庞大的、前所未有的汉字艺术“魔方世界”。大容量的对称汉字图案使人们仿佛进入了汉字艺术的“万花筒”和“百花园”!实现了古汉字走出现代的步伐、“活”起来,“美”起来的梦想和古人渴望汉字对称衡美的千年夙愿!

对称体汉字以重新锻造汉字的黄金架构的举措,铸就了汉字端正、恢宏、庄美、和谐的强大阵容和汉字的人文之美、哲理之美、辩证之美。对称体汉字的结体特点为取纵势,重心垂直居中,笔画左右对称分展,静中取动。它是中国汉字再艺术化的升级版,是中国汉字从原始的模样脱颖而出的更为隽美的文字。它融汇、传承了甲骨文的图画美、对称美,金文的严谨端正美,秦篆的纯净简约美,汉简的质朴自由美,隶书的抽象顿挫美,汉印的匀称装饰美,行书的收放张弛美美于一身的汉字书法艺术集群,凸显了对称体汉字艺术的辨识性、观赏性和时代感。《汉字对称艺典》是世界首部演绎汉字结构艺术的学术专著,是载入对称汉字较多的通俗性、趣味性典籍,是一部兼具文献性、资料性、工具性、艺术性于一体的新时代藏书。

那么,《汉字对称艺典》中的“对称字”与“对称日”之间有着怎样形式和内容的联系呢?首先,“对称字”中轴线左右两侧翻转180度完全重合,完全镜像对称,“对称日”中轴线左右两侧翻转180度后左右两侧完全相反,形成正反对称;其次,中轴线两侧,“字”与“日”两侧的识读顺序相同,即左右两侧聚焦中心点,相向而行;再次,“字”的中轴线两侧互为影像,互为虚实,彼此映照,“日”的中轴线两侧各自独立:最后,“字”的正反面都是一样的,而“日”的反面则是与正面相反的成像。

通过对比我们看到,“字”与“日”的客观对称形式是一致的,它们都具有整齐、稳重的特征和观赏性、阵容感。所不同的是“对称汉字”更具美学元素特征,比如它的文图奇美,多变,气象万千,以及它本身所蕴含的联想空间。“对称汉字”不仅因对称形式的外观而隽美,还在于它的人文内涵,不同而合的包容,合而不同的兼容,正反如一的磊落,相向而行的专注,相依互抱的坚守,端庄稳固的伟岸,静里含动的温雅,虚实相生的三维,对立统一的辩证之美。

对称,作为美的一种形式,是客观世界在主观意识中的能动反映,更是一种规律,一种动能,一种天人合一的必然。世间万物都是对称的,构成世界的物质、分子、质子、中子、粒子以及更小的量子都是对称的,量子的纠缠也是对称的;人体是对称的,人的肢体、五官、大脑的都是对称的;建筑是对称的,从植物的花瓣,昆虫、飞鸟的羽翼到天地、方位、四季变化以及天体、宇宙都是对称的。宏观与微观是对称的,人们的意识形态、思维形式也是对称的。可见,对称,平衡不仅是物质世界,也是一个微观世界,更是一个哲学范畴。“其大无外,其小无内,”对称不因大小、不因客观自然与意识形态而无处不在。

《汉字对称艺典》相遇2020年2月2日,是一个奇遇,古今之遇,千年之遇,吉祥之遇!

让中华的《汉字对称艺典》在与20200202相遇的时刻,倍感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卓越、伟大、精深,体会历代仁人志士只争朝夕,不负韶华的求索精神,祈福中国汉字更美丽,民族智慧更耀眼,人民的日月年华,更和谐、吉祥、幸福!

来源: 科创新闻网 责任编辑:致富新闻网
免责声明:
  • 注明“来源:致富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致富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致富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致富新闻网转载文章是为了传播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同本网联系的,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发送至电子邮箱:

当“汉字对称艺典”遇上“对称日”

(记者/杨艺 撰稿/石嶙)“对称日”也称为“世界完全对称日”,它是指公历纪年日期中数字左右完全对称的日期。即将到来,或者说离我们很近的“对称日”是2020年2月2日,也可写成“20200202”。

有人说“对称日”千年一遇,也不为夸张,毕竟“对称日”也有“走失”的时候。但十年,几百年能够遇上一次,已经是很不容易了。据了解,离我们最近的是2011年11月02日、2010年01月02日,2001年10月02日,再远一点是1380年08月31日,那时中国还处在明朝时期,相隔了两个朝代共六百多年。

2020年2月2日往后:下一个"对称日"应该是2021年12月02日,再是2030年03月02日,然后十年一次,直到2101年10月12日,开始下一个轮回。如此看来,没能遇上“对称日”的也不在少数。

我们再来看一下“对称日”是怎样“对称”的。例如“20200202”,总体说来是年份与月日的对称,即“2020”与“0202”。阅读顺序为年2020从左向右,月日0202从右向左,年份与月份、日的左右相向而行形成对称。如果将左右中间画一条中轴线,两侧镜像翻转180度,影像完全相反,构成正反对称。从相向对应角度识别两组数字的感官外形及数字量都是相对或相等的,即“2020”=“0202”。当然,也有左右完全重合对称的,我国宋代就发生过两次,如“10100101”、“11111111”,这取决于单个数字本身是不是对称数字。

那么纪年和月日怎样相遇对称的。年、月、日的相遇对称是相互制约,缺一不可的。纪年的数字是不可逆的,而月日是可以周而复始循环的,如1至12月份,1至31日。在这个数字内的数字与年份发生对应才能出现相遇,对称。这是由于月日的反复循环才始下一个对称成为可能,必然。年与月日的相遇对称,需要纪年具备四位数字才能构成对称模式条件并与月日相吻合,可见年月日的“三点一线”方始对称成为必然。当然,“对称日”也不会永远的反复出现,当纪年渐行渐远,而月日还在原地踏步地周而复始,到那时“日月”只能望“年”兴叹了。

由此看来,“对称日”也可以称之为“对称年”,这种年份不仅难遇,更是一种稳固、吉祥、和谐的象征,尤其是今年的“2020”谐音是“爱您爱您”,更增添了趣味浪漫的色彩与情趣!

那么“汉字对称艺典”是一部什么书,和“对称日”有什么关系,它们有着怎样的关联性,这要从“对称汉字”谈起。

所谓对称汉字,是指字形按形式美法则结构起来的具有轴对称意义,即以中心或中线为轴,镜像反转180度即可左右完全重合,两侧具有对称、平衡、辩证特征,符合构字规范和科学的汉字。

其外形两侧相互映照、左右包容,重心垂直,稳重典雅,奇妙俊逸,内在富有和谐、哲理、辩证、几何人文之美,是外在与内在之美的高度融合与统一。

几十年来,编著李京先生在深入研究、发掘甲骨文、金文、篆书等古汉字对称规律之美的同时,发现中国古人发明汉字是以宇宙观和方法论为前提的。在此基础上,本着“演绎有依据,实践有案例,源头有出处”的基本方针,丰富、发展并创建了中国对称汉字和体系,总结出一整套符合形式美要求及汉字构字科学的理论体系规范和适用于所有汉字的对称规律、法则和操作方法,填补了中国对称体文字的空白。2019年10月,《汉字对称艺典》由北京燕山出版社正式出版,全国新华书店发行。

《汉字对称艺典》通过与古原字对比的方式,演绎汉字对称平衡变化的思路和过程,揭示了汉字结构的空间关系及内在的逻辑联系和对称美的外在规律,营造了一个庞大的、前所未有的汉字艺术“魔方世界”。大容量的对称汉字图案使人们仿佛进入了汉字艺术的“万花筒”和“百花园”!实现了古汉字走出现代的步伐、“活”起来,“美”起来的梦想和古人渴望汉字对称衡美的千年夙愿!

对称体汉字以重新锻造汉字的黄金架构的举措,铸就了汉字端正、恢宏、庄美、和谐的强大阵容和汉字的人文之美、哲理之美、辩证之美。对称体汉字的结体特点为取纵势,重心垂直居中,笔画左右对称分展,静中取动。它是中国汉字再艺术化的升级版,是中国汉字从原始的模样脱颖而出的更为隽美的文字。它融汇、传承了甲骨文的图画美、对称美,金文的严谨端正美,秦篆的纯净简约美,汉简的质朴自由美,隶书的抽象顿挫美,汉印的匀称装饰美,行书的收放张弛美美于一身的汉字书法艺术集群,凸显了对称体汉字艺术的辨识性、观赏性和时代感。《汉字对称艺典》是世界首部演绎汉字结构艺术的学术专著,是载入对称汉字较多的通俗性、趣味性典籍,是一部兼具文献性、资料性、工具性、艺术性于一体的新时代藏书。

那么,《汉字对称艺典》中的“对称字”与“对称日”之间有着怎样形式和内容的联系呢?首先,“对称字”中轴线左右两侧翻转180度完全重合,完全镜像对称,“对称日”中轴线左右两侧翻转180度后左右两侧完全相反,形成正反对称;其次,中轴线两侧,“字”与“日”两侧的识读顺序相同,即左右两侧聚焦中心点,相向而行;再次,“字”的中轴线两侧互为影像,互为虚实,彼此映照,“日”的中轴线两侧各自独立:最后,“字”的正反面都是一样的,而“日”的反面则是与正面相反的成像。

通过对比我们看到,“字”与“日”的客观对称形式是一致的,它们都具有整齐、稳重的特征和观赏性、阵容感。所不同的是“对称汉字”更具美学元素特征,比如它的文图奇美,多变,气象万千,以及它本身所蕴含的联想空间。“对称汉字”不仅因对称形式的外观而隽美,还在于它的人文内涵,不同而合的包容,合而不同的兼容,正反如一的磊落,相向而行的专注,相依互抱的坚守,端庄稳固的伟岸,静里含动的温雅,虚实相生的三维,对立统一的辩证之美。

对称,作为美的一种形式,是客观世界在主观意识中的能动反映,更是一种规律,一种动能,一种天人合一的必然。世间万物都是对称的,构成世界的物质、分子、质子、中子、粒子以及更小的量子都是对称的,量子的纠缠也是对称的;人体是对称的,人的肢体、五官、大脑的都是对称的;建筑是对称的,从植物的花瓣,昆虫、飞鸟的羽翼到天地、方位、四季变化以及天体、宇宙都是对称的。宏观与微观是对称的,人们的意识形态、思维形式也是对称的。可见,对称,平衡不仅是物质世界,也是一个微观世界,更是一个哲学范畴。“其大无外,其小无内,”对称不因大小、不因客观自然与意识形态而无处不在。

《汉字对称艺典》相遇2020年2月2日,是一个奇遇,古今之遇,千年之遇,吉祥之遇!

让中华的《汉字对称艺典》在与20200202相遇的时刻,倍感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卓越、伟大、精深,体会历代仁人志士只争朝夕,不负韶华的求索精神,祈福中国汉字更美丽,民族智慧更耀眼,人民的日月年华,更和谐、吉祥、幸福!

当“汉字对称艺典”遇上“对称日” 责任编辑:致富新闻网
免责声明:
  • 注明“来源:致富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致富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致富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致富新闻网转载文章是为了传播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同本网联系的,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发送至电子邮箱:

相关阅读